一日茶誌 : 一日茶事,請慢用。 – 一日茶事 Tsitlittesu
購物車 0

一日茶誌 : 一日茶事,請慢用。

還不算太久以前的台灣,在許多廟前、路口、樹下或渡口,常可見一個大茶壺,上頭貼著大大的「奉茶」字樣;壺嘴上,或者水壺旁,還擺放著一個杯或碗。這是免費提供給外出人的免費茶水。只是簡單一杯茶,卻是無價的人間溫情。然而,茶,不只是用來解渴,更是生活、是品味、是美學;即使是簡單茶是,也可能含藏著對人、對環境、對土地的深切關懷與情意。


關於茶的兩三事

英國人愛喝茶眾所周知,十八世紀英國知名作家山謬爾.強森(Samuel Johnson)就曾這麼形容自己:「對於喝茶一事,頑冥不靈,然不以為意,二十年來無飯不佐以茶;以之消磨午後,以之慰藉夜深,以之歡迎早晨。」日本人的茶道藝術,更不只是唯美的追求,而是一種哲學層次了,「茶的滋味品嚐起來,讓人無法不對它心嚮往之,而其層層展開、細緻微妙的魅力,讓它對此愛慕也當之無愧。西方幽默作家很早便知將茶的芬芳香氣混入自己筆下的醍醐之味;它不似葡萄酒那般傲慢自大,不像咖啡那樣自顧自憐,更沒有可可那般故作天真。」這是日本美學家岡倉天心,在他著名的《茶之書》一書中對茶的形容;他甚至認為,所謂「茶道」,「是在我們都明白不可能完美的生命中,為了成就某種可能的完美,所進行的溫柔試探。」當然,茶源自中國,唐朝詩僧皎然在〈飲茶歌誚崔石使君〉一詩中寫道:「一飲滌昏寐,情思爽滿天地;再飲清我神,忽如飛雨灑輕塵;三飲使得道,何須苦心破煩腦。」這便是構成中國茶道的重要內涵。喝茶不僅能滌昏寐、清神,甚至得道呢!其實,茶,最初是一種藥方,後來才成為一種飲品,也讓凡常庸碌的生活,因為茶湯的清香剔透、溫潤和諧,油然生出對美的傾慕與嚮往。茶的追索,當然更成為一種生活方式與態度。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大自然教我們的事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家族數代在南投名間種茶的茶農謝元在,年紀不算大,卻已是當地頗具知名度的茶師,對於茶的品賞、辨識、聞飲,甚至從採摘到萎凋到炒菁到揉捻……無一不專精,更重要的是,對於不施灑農藥、自然農耕,以及為後代子孫留下一塊可以永續耕耘土地的堅持與用心。之所以不像大多數茶農為了能夠摘採更多茶葉,大量使用化學肥料,或者噴灑除蟲和抗病的農藥,是因為將近廿年前,當時元在的妻子正懷有身孕。一天,當她在茶園裡工作,聞到了隨風飄散而來,附近茶園噴灑的農藥氣味。回家後,不僅身體不適,甚至差點兒因此失去腹中的寶貝。這事件讓年輕的元在夫婦深刻警覺到農藥的可怕,從此下定決心,不僅為胎兒、為自家人的健康,也為品茶的社會大眾,以及生活所在的土地,將茶園全面改採有機栽種。改變習慣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況且,要面對的是大環境對有機栽種的陌生與抗拒。三年的轉型過度,加上休耕六年,讓土地得以休養生息,但也因此,這期間茶園完全無法收成,夫妻倆甚至得去當油漆工、打零工維生。但他們倆以自然農法建立生態平衡的決心,最終也得到豐厚的回饋;綠意盎然的茶園裡,生機勃發,隨處洋溢著充沛的生氣與能量;茶園裡,因為不施灑農藥,滿地的雜草長得跟茶樹一樣好,而這些雜草所形成的綠肥,使得園裡的土壤濕潤柔軟,讓每一棵茶樹都擁有厚實的穩固生長根基。


以奉茶之心,珍愛我們生活所在的島嶼

也因為堅持自然農耕,元在的茶園裡不使用任何外來資材,為生態平衡下保存完整健全的生物鏈,就是大自然所賜與最豐盛且免費的天然資源。茶園更是蝶飛蟲舞,還有鳥巢棲息復育,是台灣第一家通過香港有機認證的茶葉品牌。怡香以自然農法栽種的有機茶,富含著豐富兒茶素類、礦物質、維生素A、B1、B2、C、E 及胡蘿蔔素等,每日飲用,不只是照顧了人的身心需求,同時也照顧了這份土地的永續存在與健康。一日茶事,就是來自元在元氣十足的怡香茶園;一日茶事,奉上的不只是友善大地的清香與健康,更是人與土地、人與自然的深情相待。一日茶事,以傳統奉茶的心意,奉上伊日對於在地小農的支持、對於我們生活所在的這座島嶼的珍愛,以及對地球這顆美麗行星的珍惜。


一日茶事:大自然教我們的事





下一頁